我嗑的cp最甜~尤尤

魏白【我们相爱吧】群宣

看我们相爱吧的小伙伴们!

这里有一个点梗群C位出道~

有一个可爱的睿哥 @我比芒果还甜 等待被调戏(bushi)

有一群话痨(bizui)的小伙伴们一起点梗嗑糖

期待脑洞超多的你们来点梗吖🤟🏻

【魏白】真相是假亦是真(伪现实向)

第二次被点梗!激动!表白太太😘来亲亲抱抱举高高!

宇华℡:

*终于还是决定要开虐了……七夕快落【小甜饼中的一股泥石流_(:з」∠)_】


*明天就要开学了【绝望】可是我好想看南衣啊啊啊啊啊啊啊!!!【咆哮】【什么七夕晚会啊我要看顾美人(¯﹃¯)戴着帘子的样子真的超级仙~哦我爱他】【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等正剧播到南衣女装的时候,小白会再一次上热搜咩?】


*之前点了现实向梗的小伙伴( ̄ω ̄( ̄ω ̄〃 ( ̄ω ̄〃)ゝ—— @YoYo-瑜【不好意思是虐】 【别打我】


*可能写虐的水平太差了,你们哭不出来的orz【第一次写虐的悲伤】




↓以下正片






那一年魏大勋35岁,白敬亭31岁。




“敬亭,我……要结婚了。”


“是吗,挺好的不是么,总算摆脱单身了你个老光棍。”


“我的婚礼……”


白敬亭看见,红色的请柬给人拿在手里攥得很紧。


“嗯,不用你说,我也会去的呀。”白敬亭从人手里把请柬拿了过来,刻意回避了那人眼里的诧异,“请柬我收下了,祝你和她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对不起……”


“没事儿,我理解。你不用愧疚,你可不欠我什么的。”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没有那么多日久生情的戏码 


                                                  既然已分开两边  这爱不如忘了吧】




魏大勋婚礼那天,很是热闹。


圈子里很多人都来了,白敬亭在婚礼现场坐着,环顾四周,不少熟面孔,但也有部分他并不认识。


果然是娱乐圈交际花啊。


“嘿,小白,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坐着呢?”何老师端着杯酒,走到白敬亭身边,与他碰了个杯。


“哦,没事儿,何老师我就是刚来,没见着熟人,就先占个座儿。”


“行吧,那你现在到我们那儿去坐呗,撒老师和鬼鬼也在那一块儿。话说回来,正装搭配运动鞋还能穿得那么帅气的,大概也只有小白你了吧?”


白敬亭看了眼自己脚上Nike的白色球鞋。这好像是那家伙当初不由分说跑到他家借住的时候送给他的吧……


说起来,他们都已经认识九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都快十年了……


何老师大概是看出了白敬亭的失神,笑着挽住他的胳膊,“走吧,咱们过去说。”




【你爱的少年人太狡猾  把爱情变成欺骗的筹码


                                      而脆弱堡垒总要塌  没有什么坚固不化 一捧泥沙】




“有请新郎新娘入场——”




全场掌声雷动,但白敬亭却置若罔闻,他盯着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笑靥如花的人,挪不开一丝一毫的目光。


真好看。


平时调侃他习惯了,老说他丑,现在就算夸他好看,他应该也不会信吧,顶多就会像很早之前他对他说的那样“感觉好像被侮辱了呢”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好像是当初录24小时的时候。


看来他还真是入戏太深,居然会把这人的话字字句句都记着。


还放在了心上。




白敬亭低垂着眉眼,不一会儿嘴角又勾起自嘲的弧度。




他其实根本不是乍一看上去地主家的傻儿子,相反,精明过了头。


不然当初怎么会不由分说地闯入了他的世界,到现在还在他的心里赖着不肯走。


太狡猾了。




魏大勋的身旁并没有跟伴郎。




白敬亭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现在想来也有些后悔。




早知道这家伙找不着伴郎,他就应该主动把这活儿给揽下来。




能离他近点,也挺好,不是么?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  


                                       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




像是感知到了他的注视一般,魏大勋看向他所在的方向,笑得温柔,一如既往。


只一眼,白敬亭便看透人眼底藏匿不住的深情,但他不敢与他对视,只能张皇避开目光。


“白白,你怎么啦?感觉你今天有点怪怪的。”坐在一旁的鬼鬼觉察出来有些不对劲。


“没事儿。”


“真的?”


“真的。”






白敬亭终究还是没把程序走完看完,半路就以“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的托词开溜了。


他跑到酒店顶楼的天台上,点了根烟。


“咳咳咳……”


得,他又给呛着了。


看来他这辈子都没办法做到跟那杆烟枪儿一样熟练了。




【你爱过的少年全是假   你写的故事是假


                                                    你珍藏的过去全是假   我并没有爱上他】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得比较多。


他突然想起很早之前,有白鸽给他安利的一个叫LOFTER的软件。


他记得上面有很多他和魏大勋的同人文。




想当初他看的时候,还觉得好笑。


还想着那些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和魏大勋身上,他还特地注册了个号,发了条评论。




“假的。”




现在,真是讽刺啊。




【我真的有过思念成疾   真的爱看他背影


                                                  真的为他有盔甲坚硬   真的吻过他侧颈】




他现在可真如那些太太所写的,真的会盯着人的背影看得出神,真的会在见不着他的时候思之如狂,真的曾经在他陷入舆论风暴的时候不顾经纪人的劝阻对外发声“我相信魏大勋”,真的曾经在跟他同剧组的时候趁着人午睡的时候吻过他……


可能真的是魔怔了。白敬亭把将要燃尽的烟掐熄,扔在地上踩了踩,又重新添了根,点上。




“一个人在这儿抽烟呢?怎么不叫上我一起?”




白敬亭点烟的手一顿。




魏大勋走到他旁边,嘴里叼着根烟,“借个火?”




白敬亭面无表情地给他点上,只是他的手抖得连他自己都心惊。




魏大勋深吸了一口,然后冲着白敬亭,吐了个漂亮的烟圈。




“咳咳咳……”又是一阵咳嗽。




魏大勋看着人呛得眼角发红的样子,不由得好笑,“不会抽烟还抽,你图个什么?”




“……图个念想。”




把我活成你,以此慰藉余生。




魏大勋怔了怔,但很快便绽开一个笑容,嘴角梨涡明晃晃的,刺眼。


他拍了拍白敬亭的肩膀,“放松好了就回宴上吧,鬼鬼何老师他们找不见你挺着急的。”


“知道了,把人新娘一个人留在那儿不大好,所以赶紧回去吧你。”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


“你怎么这么多话啊?要走赶紧走,麻利地滚蛋。”




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白敬亭看着人离去的背影,突然又后悔了。




你说你怎么就舍得放他走了呢?




【成年人世界没童话   好聚好散如此便罢   各自潇洒】






【我真的陪他聊到黎明】




“喂,小白。”


“怎么了你,大晚上的抽什么风啊?”


“哥哥这不是睡不着,想找你聊会儿天嘛~”


“你睡不着吃安眠药,你打电话找我干啥?”


“我要安眠药那破玩意干啥,浪费钱,再说了跟你聊天多好啊,既能帮助我睡眠,又增进了咱们兄弟的感情,多好?”


“行行行,我知道你抠,别给我整那些没有用的,说起来……你不愿意花钱买安眠药,倒是挺舍得这话费的钱哈?”


“呃,这……这不一样,咱俩可以一起开黑打游戏嘛,来打一局不?”


“行,就当我今天舍命陪君子,行了吧。”


“痛快!我就知道还是小白你好,不过,那个……咱俩能不能换个QQ电话?”


“……”




白敬亭没告诉过魏大勋,其实他那天之后第二天就有个拍摄,而且他那天忙活了一天特别累。


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接了他的电话,并且跟他一直QQ电话开黑到第二天凌晨五点。




【真的同他最默契】




白敬亭【笃定】:“他一定会比心。”


魏大勋【果然】:“比心!~ღ( ´・ᴗ・` )”


众人:“为什么??”


白敬亭:“肯定是。”




【真的记得他所有怪癖】




“怪癖啊?他喜欢趴着睡觉算么?他总这么趴着,我真的怀疑他有一天会憋死呵呵,还有一点就是,他特别抠,相信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再说的话,可能就是戏精本精,就是会动不动开始五毛表演的那种。”




【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   最多是心上一块疤随时能割下】




白敬亭曾在明星大侦探的时候,无数次趴在魏大勋的肩膀上。


当那人转过头与他对视时,他总会习惯性地舔唇,去抑制想要亲吻眼前人的欲望。




他反复如此,不过只是觉得,光是眼神交汇,他就已经很幸福了。




【那些相伴拼搏的日子   不过找个人支撑自己不倒下


                                                          只是恰巧出现他   换成别人也没差】




白敬亭也曾经想过,他不可能会栽在魏大勋手里。


他安慰自己,只不过是在那些时候出现的人恰巧是魏大勋而已,换成任何一个人对于他而言,都没有区别。




于是有段时间,他强迫自己一个月不去联系魏大勋,跟别的形形色色的人拍戏上综艺组cp……




他才发现。


他是真的不习惯,跟除他以外的任何人过分亲密。




然后,他对那人号码的拉黑取消,又把卸载了的微信QQ重新下回来。


各种99+。


甚至他一上线,那人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大勋花】:小白!!!!!!!


【大勋花】:你终于上线了!!!


【大勋花】:等得我花都谢了~


【大勋花】:不过只要是你,等多久我都愿意~






白敬亭看着屏幕,闭了闭眼。


行吧。


认栽了还不行么。




【也因他成就我   换别人就失去结局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   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 籍籍无名】




“让我们伴随着尖叫声,有请出接下来的两位,魏大勋,白敬亭!”




【曾躲进了长街寂静   承诺只去有对方的   前程似锦】




“小白,说好了,咱俩可得一起走红毯啊。”


“一定。”




If you do not leave, I will not abandon.




END.




【彩蛋?】






白敬亭和魏大勋其实互相喜欢着对方。


但他们俩谁也没捅破这层窗户纸。


哪怕他们只差三个字八个字母就能在一起。


他们也没有。




魏大勋是从心,害怕坦白的话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白敬亭是对心,知道一切却只敢把小心思藏在怼里。




他们不是缺少孤注一掷,挑战世俗的勇气。


而是太过在意对方,不愿意看到对方舍弃前程和未来,陪自己步入深渊。


索性,他们无言的默契,你不说我不问,只字未提。




即便是到了魏大勋的婚礼上,也是一样。




白敬亭很庆幸。




庆幸他从来没有和魏大勋敞开心扉,所以互不相欠。




庆幸他早就知道他35岁要结婚,所以有九年的时间做心理建设。




庆幸他喜欢的人能够得到幸福,所以他也同样感到幸福。




哪怕这幸福不能由他供给。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不失为一种最好的结局。




*灵感来源:


*白敬亭工作室回应绯闻:“假的”


*2015星宿盛典1:00:00处指路不谢【山花初见名场面】【仅有的几条弹幕都是山花笑哭】【我其实想吐槽很久张大大那句“我在看白敬亭看魏大勋”可以可以你是粉头吧】


*不知道是哪个采访勋花曾经说过35岁可能结婚【本文九年从星秀盛典算起到2024(花花89年小白93年)】


*本篇后半部分是回忆【那段深夜打游戏绝对是真爱(有科学依据的乱编bushi)】【小白之前有个采访问大老师如果半夜打电话给他的话,小白的回复是“可能就不接了,早睡了,谁还理他啊”心疼大老师】【典型双标现场2333】【为什么会接专属铃声不懂吗】


*明侦【第三季第九期狼人前传(下)39:55靠肩不用谢我】【都是sh名场面】


*24小时【第三季第11期7:21】【“他一定会比心”“比心!~”】


*关于烟瘾据说大勋好像还挺重的【小白好像是大学的时候抽过,但他并没有大勋那么严重的烟瘾】【设定合理因为抽过烟不代表抽得好烟啊】




↑以上是在开学之前做出的微不足道的贡献_(:з」∠)_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儿的你~ღ( ´・ᴗ・` )

















【山花】【点梗】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激动!!第一次被点梗!爱死太太了😘

Zino:

这位小可爱点的文@YoYo-瑜 
节奏超快的小短篇、现实向、可能有拉灯、有私设。不知道合不合胃口,我先溜了~
以下是其他作品链接
畅读全文链接 http://zino1253.lofter.com/post/1f9b0d4e_eed6163f

魏大勋叼着一支香烟,倚靠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看着灯红酒绿的夜景。偶尔吐出几缕烟雾。

明天就是明星大侦探新的一期录制现场,现在他正在离拍摄地点不远的酒店里抽着烟,发着神。

第三季开播以来,由于日程的关系,魏大勋很少去参加录制,魏大勋想到这里倒吸了一口烟,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心想,还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白敬亭了。那家伙慢热不知道没有了他,白敬亭会不会不习惯,魏大勋想到这里又点了一支烟,然后索性去冲了个冷水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睡去。

第二天,拍摄现场。

魏大勋觉得自己一定是昨晚想太多,白敬亭慢热?眼看不是,白敬亭现在越来越会玩,即使是面对新嘉宾也可以唠上几句。

这次魏大勋的角色扮演是民谣歌手,白敬亭饰演的是从北京来到客栈里的学生。魏大勋赶到现场时,白敬亭已经在录制现场的沙发上慵懒地坐着,正在和撒贝宁还有潘粤明聊着天,喝着茶水,别有一番小资情调。

魏大勋觉得有些碍眼,有说不出哪里不对,白敬亭显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魏大勋索性根本起就不从白敬亭眼前走过,直接绕开摄像机进入到自己对应的区域。

房间里,是民谣风格的装饰,优雅有味,有一个木头撑起得吧台,和几盏小吊灯,王鸥坐在一旁品着一叠清茶。魏大勋轻轻扫过屋子一眼,看见了一把小木吉他,抿了抿嘴角,颇有深思的将话筒架起来。

拍摄现场一时间响起几转悠扬婉转的音律,“我在二环路的里面,想着你。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略带沙哑的质感嗓音一瞬间回荡在整个摄影棚内。

白敬亭有一则誓言:理智吃垮节目组。本来正在有说有笑的白敬亭刚刚拿起一只眼馋已久的鸡翅放到嘴边,忽然听见了几声低沉的声音,哼着小曲儿,拨动着琴弦,白敬亭悠悠转过头去,就看见了深情的魏大勋,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白敬亭就这样静静地望着,魏大勋一脸深情地朝白敬亭勾起一缕笑容,似春光十里穿过巷口的芬芳。

节目开始录制,看着白敬亭的视线又重新回到自己身上,魏大勋心底美滋滋的。

到底是一种引力相性,白敬亭依赖魏大勋一直赖在他的身边,到了嫌疑人时间线梳理缓解。

白敬亭长了一张一看就可爱让人想去疼他的脸庞,再加上戴着一副圆框眼镜,配上一顶贝雷帽,穿着松垮垮的驼色风衣显得更为娇小,魏大勋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白敬亭丝毫不在镜头前面掩饰,兴许是真的行由心生,魏大勋缓缓地抬起手来抚摸了一下白敬亭的脸庞。一瞬间的触碰让白敬亭一下子像是全身过电,又有些惊慌地看着魏大勋,那个脸庞让魏大勋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感觉,娇羞地缩成一团往后退了退。

“你干什么!”白敬亭的质问打断了流程。

“怎么了?”撒老师问。

“他打他,他刚刚打他。”何老师在一旁解释到。

“我这是抚摸他一下……”魏大勋有些不知所措。他真的是抚摸一下他,不离白敬亭这么近的人根本体会不到,一张吹弹可破的小脸摆在你的眼前,谁都会忍不住去摸一下。

整场录制下来,真的嬉戏打闹眉来眼去,着实让人体会到了一种公费谈恋爱的感觉。

结束投票时,魏大勋为了抑制自己的情绪,故意去吊在何老师肩上,白敬亭也没个好脸色的嫌弃的看着魏大勋靠在铁笼旁。本该是对着镜头的时刻,魏大勋却将头脑偏向一旁朝着白敬亭嬉皮笑脸地笑着,白敬亭虽然每个毛孔都透露着嫌弃,但是眼睛不会骗人,一直盯着魏大勋离都没离开过。

总算是离开了镜头。魏大勋就死皮赖脸地去贴上了白敬亭:“小白,待会儿一起续个摊儿!”

“不去了。”白敬亭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你明天要赶行程吗?不是没有日程了吗?”魏大勋不解地问。

“你怎么知道?”白敬亭有些惊愕,这家伙怎么还知道自己的行程?

“嘻嘻,我关注了你的日程呗,这年头追星的人都用,现在看来还真的挺好用的。”

“你真幼稚。”白敬亭冲着魏大勋就是一个白眼。


“那现在可以答应我了?”

“好好好,服了你了。”

酒馆内。

两人品着小酒,谈天说地。魏大勋兴致来了,点上了一支香烟,烟雾缭绕,酒水气参杂着烟味,颇有一丝情调。

“咳咳~咳咳~”白敬亭不怎么的开始咳嗽起来。

“怎么了小白?是我的烟呛到你了?”看见白敬亭难受的样子魏大勋有些惊慌地掐了手里的烟,还怕嘴里的味道熏着他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温柔地拍打着白敬亭的背,“好些了吗?”

“魏大勋......你想呛死我啊……”

“不对啊?平时见他们吸烟也没见你这么大反应啊?”

“别说了....难受死了。”

“要不要去医院?我现在就给你经纪人打电话.....”魏大勋是真的急了,白敬亭咳得脸都红了,不像是装的,魏大勋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看住白敬亭,帮白敬亭拍拍后背让他好受一些。

“不去,你想明天头条就是魏大勋谋害白敬亭啊,到时候不得搞死你。”白敬亭一边咳嗽一边说。

“不行,那就先回酒店休息,我现在就给你经纪人打电话。”

好巧不巧,魏大勋看见经纪人的那一刻差点没直接骂出来,女的?看上去小个小个的?这样子能指望能帮白敬亭什么?再说,男生的一些症状女生不了解,有些事情也不方便。

“喂!不会这么巧吧,你今天干嘛带女经纪人出门?”魏大勋见白敬亭稍稍有些好转,贴在耳边轻声说。

“这我哪知道.....咳咳。”

“那个.....白敬亭怎么了?”这位姑娘一看就是新人,实习没多久,还没处理过这种突发情况,也对,上午录制的时候白敬亭人还好好的。

“姑娘,要不他今晚住我那吧,反正咱们都是节目组订好的酒店,我们都是大男生也好相互照顾一点。”魏大勋虽然平时看上去疯疯癫癫地很不正经,可是关键时刻他绝对是最理智的人。

商量稳妥后,魏大勋就把白敬亭扶回自己的房间。一路上魏大勋其实都有在想:。这白敬亭虽然不抽烟但是也不是对烟过敏的体质啊?

但是又看看床上难受的白敬亭,魏大勋深深的自责。兴许他对白敬亭的感情已经超过了朋友的关系,从录制节目开始就明显感觉到了,看见他不理自己会不自主的不开心,但又会想方设法的引起他的注意,看着他静静站在自己身边就想去抚摸他,甚至会害怕什么故意隔得老远但眼神就是离不开他。

魏大勋轻轻地坐在床前,静静地看了白敬亭的侧颜好一会儿,忍不住上手去帮他理理碎发,这时白敬亭借着姿势,一下子把魏大勋直接勾进怀里。魏大勋被白敬亭突入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你......你没事?”

白敬亭抿嘴一笑,骨骼分明的指尖轻轻从袖口里拿出一支香烟,将他放在魏大勋的嘴角。

“你没病?烟你什么时候拿的?”

“刚刚装咳嗽的时候顺的呗。”

“你.......你想干嘛!”魏大勋面对和平日里大相径庭的白敬亭有些紧张,结结巴巴地说。

“下午的时候不知道谁赌气,去那边唱歌呢,还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晚上又吵着陪你喝酒,结果你除了抽烟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埋怨,现在的白敬亭在魏大勋眼里十分可爱。

魏大勋叼着白敬亭递给他还没点上火的香烟,将烟送到白敬亭唇边,“是啊……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

“小白,你平时不抽烟,今天哥哥我就让你叼着,让你好好看看你点撩的火,能不能点燃你嘴角的烟。” 



第二天录制现场,经纪人来魏大勋房间领白敬亭,看着白敬亭叼了根香烟在嘴里,经纪人有些惊愕:“小白?你不是不抽烟吗?”

这时魏大勋一脸人畜无害地跑来对着经纪人说:“这不是没点着火吗~”说着余光故意瞟向白敬亭,看看他发红的耳根。

魏大勋这才伸手夹走白敬亭嘴角的烟,点上火送进嘴里吸起来。

“魏老师,小白对烟过着敏呢……”

“没事,他好着呢,兴许就是对我有点过敏。”魏大勋故意把手搭在了白敬亭的肩上,“走吧,白读书,录节目去了!”

“.......切。”白敬亭嫌弃的攥着魏大勋的手。

二人兴奋的走进了录影棚,留下经纪人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着。


——END——